当前位置:58cafe资讯日本大地震五年:核电事故后遗症,追责与镜鉴
日本大地震五年:核电事故后遗症,追责与镜鉴
2022-08-09

中新网3月11日电 五年前的今天,强震和海啸袭击了日本东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迄今为止,这场灾难已经导致2万余人遇难,更多的人流离在外。

五年来,灾区震后复兴缓慢,核电事故留下的种种后遗症,仍然严重影响着当地的经济与社会。诸多问题,拷问着日本的灾后重建进展。

日本东京街头点亮灯笼,纪念“3·11”大地震。

【灾民之问:我们何时才能归家?】

强震和海啸已经过去了5年,但截至今年2月,福岛县仍有约9.9万人疏散在外,只能住在临时安置房中,难以回归故土,同时也难以走向新生。

这种漫长的等待正摧折着灾民的精神。

2011年7月,58岁的灾民渡边滨子在避难的公寓中自杀身亡,2014年,68岁的灾民大场京子怀抱爱犬投海自尽。她们之所以选择轻生,“对看不到未来的避难生活绝望”是重要因素。2011年以来,每年都有诸多地震海啸的幸存者,在避难途中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日本中文导报》称,地震海啸没有能够夺走的生命,却在灾后日本政府的慢动作中,丝丝缕缕饱受折磨。

灾民何时才能回家?日媒采访了岩手、宫城、福岛3县的安置部门,了解到所有灾民撤出临时安置房的时间,估计最快也要到2021年3月,即灾后第10年。这意味着,等待还将继续。

而即使重建最终完成,曾经的故土也不再相同。核辐射的阴影挥之不去,居民的健康问题,即使并未确证与辐射有关,也无法阻止人们心生猜测;而2万生命在这里逝去,更是巨大的精神压力。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称,“人们失去了基本的生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福岛现场试吃烤鱼。

【生计之问:福岛的食品能吃吗?】

核辐射的标签,让许多人对福岛食品有了敬而远之的心理,这一“心结”甚至波及日本整个农产品出口行业。据调查,2011年,日本的农产品及食品加工业出口额较前一年度减少407亿日元,下降8.3%。

面对如此窘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屡次出招,身体力行地宣传福岛食品的安全性。安倍曾在福岛品尝当地特色烤鱼,试吃福岛产黄瓜、桃子、柿子干等。最近,安倍又表示“每年都在官邸吃福岛县产大米”,品尝了当地的酸奶,还表示愿意食用当地产的乳制品。

除了日本首相一马当先开吃之外,日本还竭力通过各类检测数据,说明福岛产品“没问题”。福岛县的农产品每个月都接受检测,力证其放射性物质含量不超标。国际原子能机构今年3月也发布消息称,去年11月在福岛县海域捕获的鱼类,其体内检测出的放射性铯大大低于标准值。

这些努力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例如欧盟就从今年1月起,放宽了对福岛产蔬菜和牛肉等部分食品的进口限制。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买帐,仍有不少民众坚决“不约”。据日本消费者厅调查显示,17.4%的消费者对购买福岛县产品“感到犹豫”,大多不愿购买福岛及周边几个县的农产品。

日本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

【追责之问:东电责任人受罚了吗?】

5年前,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爆炸引发严重的核泄漏事故,这到底是一场天灾还是人祸,日本国内至今仍存在争议。此后的事故调查报告指出,人祸的因素大于天灾。受害的福岛居民也一直认为,这是东电的过失。

今年2月,日本检察院终于以“业务过失罪”对东电当年的三位高管进行强制起诉,这将是日本法庭首次对核电专业进行审判。未来庭审的过程会十分漫长,但检方律师认为,不论结果如何,对于追究核电事故都是一个机会。

人祸虽可追究,核事故废弃物的处理却进入死胡同。到2015年为止,含有在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中产生的放射性物质的稻草和污泥等“指定废弃物”,以日本东北和关东地区为中心,在12个都县已达约17万吨。

四处堆放的核电废料就如同“放射源”,时刻都在释放有害物质。然而,核废料的最终处理方案仍处于“难产”状态。不要说核废料,就连核污染土的运输和保管,都被各地毫不留情地拒之门外。

核废料本就是个烫手山芋,加之核电事故的教训,日本政府很难获得地方政府同意,这让核废料的最终处理变得希望渺茫。

2015年7月,日本重启川内核电站,展示装填核燃料作业过程。

【镜鉴之问:重启核电还是去核电?】

自从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以来,核电就成了令日本社会惴惴不安的话题,日本民众对于核电安全性的恐慌和不安,仍然没有消除。近日关于福岛县患甲状腺癌儿童数量飙升的报道,再次把日本拉回了“核电安全危机”这一严峻现实中,各界围绕核电去留问题的议论不断。

在福岛核事故之前,核能为日本提供了27%的电力。而到2014年,核能在发电中的比例降到了零。高昂的能源账单最终迫使日本于2015年重启核反应堆。随后的民调显示,超过半数的日本人反对重启核电。

认识到了核电的风险,日本反对核电的声浪不断高涨,然而,面对多方反对的压力,日本首相安倍依然我行我素,试图强行推进重启核电项目。日本政府和电力公司曾对核电站的安全性和低发电成本发表过详细阐述,意在消除人们对核电站的担忧,但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对此提出强烈批判。他说:“这全都是谎言。看看福岛的现状就会显而易见,核电站属于环境污染产业”。

在一个已经成形了的倚重核电的社会,去核电绝非易事。离开核电就意味着电力不足,将引发一系列问题。正如有评论所称,整个日本社会已被核电绑架,欲罢不能。(完)